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大咖名流 星声星语 科技前沿 热透新闻 汽车资讯 健康新闻 社会新闻
九龙880特碼报,九龙坛,香港马会挂牌2020,马报免费资料2020大全马报图——九龙城区今日大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前沿 >

自由谈诺贝尔的痛与痒海 龙

时间:2021-11-18 17: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图: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由英籍非裔作家古尔纳获得。此前他的作品几无中译本。\The Nobel Prize Twitter

  年年花开年年落,年年争议年年烦;诺贝尔奖已经成了每年国际性的新闻和某些人每年一度恒久的痛。它争议的焦点和话题大多不在科学类而集中在和平奖和文学奖方面。这些奖项每年颁发前,世界上大多媒体都会替它的委员会罗列、测定甚至预告获奖人名单。这个名单据说经过了缜密的分析和研究,候选人都被用各种标准仔细衡量并用电脑模拟计算过。

  初初看来,似乎人人得奖有份;但细究起来却又一头雾水。正因为这些神秘莫测,很多西方媒体和博彩业甚至将它变成了真正的赌博,让人下注或买单,如同六合彩和乐透奖性质一般无异。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未能免俗地又给了众人一个惊奇。奖项宣布后,《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讽刺诺贝尔文学奖的发放标准和美学原则。作者是印裔英籍新闻人,他本人不是纯文学作家,且无申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愿望,所以不能说他的议论是酸葡萄的心理;更因为他出身非白人又源自第三世界国家,故其发声比较直言无忌惮。

  这位作者首先揶揄了评奖委员会的奇葩评审趣味而且每年都有震惊大众的本领。接着谈及获奖作家的小众和默默无名。不止是今年,他回顾了数年间此奖得主的冷门性─他们不止在国际文坛籍籍无名,即使在他们的本国,知者也是寥寥无几。他甚至语带调侃地评价道,“这个北欧阴谋集团似乎有一种特殊的,甚至是不雅的乐趣,选择特别不起眼的候选人来颁奖。”

  接着作者开始怀疑奖项评审的文学资质和出版界对非英语国家文学作品的忽视。他指出,在美国出版的文学作品中,只有百分之三来自英语世界之外。以这样的世界文学阅读量和知识,来评价世界文学的优胜者,其权威性的确可疑。

  为了使自己的观点更具说服力,这位作者举科学奖颁发的例子来反衬文学奖的荒诞。因为科学类奖是公认全世界有客观标准和共识,委员会不能胡来,故它的权威性尚值得信赖。但其他奖项就只能是个笑话,评委们可以如顽童般为所欲为。临了,作者还酸酸地来了一句,文学奖项本身就是个主观性极强的产品。既然是委员会的钱,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花费,别人置喙纯属多余。─虽然多余,他还是忍不住放了炮。

  此文很短但影响不小,盖因为它话粗理不粗,说出了众人的心声。诺贝尔文学奖几乎成了笑话早已不是新闻。除了百姓在博彩上下注,人们更把这件事当成了一场全民的狂欢。它引人关注的最大神秘性在于它的合理合法性和黑箱作业。

  除了一般读者,全球的文学发烧友每年都为此操碎了心。从多年陪跑的村上春树和昆德拉,到政治正确的世界各地新锐作家候选人,每年都被押宝和争吵得热火朝天,但每年却又难免花落别家。

  之所以此议年年成话题、年年是大众心中的痒还在于它毕竟有点蛛丝马迹可寻。不能说它无标准,但是这标准却因外延和内涵都无限大导致了它几乎没有最小公倍数,其结果自然是主观性和偶然性很强,几乎永远难有答案。

  文学奖委员会近年出现过丑闻,而且因其标准奇葩已经几乎成了笑话,但由于文学形式本身受众多,它具有雅俗共赏的特点,诺贝尔奖又是个全球闻名的百年大奖,故每年它仍能抖足包袱,吊足了胃口。你可以不喜欢它甚至完全不同意它,但很难完全无视它。

  现在仍然是一个话语霸权和宰制的时代。谁有平台或发言权,谁就引导世界。马克吐温金喇叭的故事应该早已家喻户晓,人家诺贝尔委员会就是金喇叭裁判。你不喜欢,可以不参与。但它因资格和名声而比较强势,发奖前它的标准不管你喜不喜欢它都不介意;反过来,得奖者是否接受和是否领奖它也不甚介意。

  其实,细究起来,诺贝尔文学奖像是个老店,它有传统,但其实也毕竟只是个品牌。它的奖金是一个因素,但现在有很多奖比它的钱多却没有它的影响。如果换个角度,我们也不妨看淡一些,就把它看成是一个品牌。这就是一个经济行为。虽然在科学上它有权威性,其他学科我们却不必把它当成裁判而只当成一个买家。买家购物天经地义可以有主观性判断和选择权。我们不必拔高它或认为它是对大众审美的挑战或引导。这样,对它,对文学都会公平些。

------分隔线----------------------------
大咖名流 星声星语 科技前沿 热透新闻 汽车资讯 健康新闻 社会新闻 金融新闻 财经资讯 法律在线
Power by DedeCms